太太们的超级粉丝

太太们的粉丝,向各位学习。

接下来该咋写啊,(挠脑袋)


(四季如爱)(回忆篇)(番外篇)

私设,不喜勿喷。


“崔明,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三百六十五天”


“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你,你在哪啊?”


王天风独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手中的相册,慢慢抚摸着相片上的脸庞,王天风轻轻的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小丝绒盒子,王天风谨慎的拿出那枚银色的戒指,捧到手心里用力的吻下去,可戒指的冰冷却让王天风回到了现实。

王天风麻木的拿出摄影机 ,按下了播放键。


“崔明,看这里”


“天风你在干吗?”


“录像啊,你上镜多好看啊”


“你咋买了这个东西啊,这个多贵啊。”


“诶,这可是摄影机,我们可以没空的时候录好多好多属于我们的片段等我们老了坐在一起慢慢回忆啊。”


“就你点子多”


王天风急匆匆的从厨房端出一碗刚出锅的糖醋排骨放在崔明面前“嘶,烫死了,快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嗯,好吃,很好吃。”


王天风自己半信半疑的拿着筷子尝了一块

“呸呸呸,啧,太咸了我放错调料了,哪好吃了,喝点水,别吃了。”


“第一次而已,下次努力就好了没关系的。”




王天风举着摄影机看向崔明“崔明你有想过结婚吗?”


“我们?我想过,可是我们怎么结婚啊?其实没关系的就这也过一辈子就挺好啊。”


“要不咱两办个婚礼吧,就找几个朋友见证一下就好了,该有的一样都不能少等我们毕业了我就去找个工作,

努力赚钱去买个属于我们俩的房子。”


“好,听你的,只要是你就好,别的都不重要。”


王天风瘫坐在地上一遍遍的看着摄影机里的录像,“崔明,我想你好想你,你在哪里,我就剩我一个人了,能不能带我一起走啊,我一个人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救救我。”


两上的眼泪一遍遍的经过王天风的脸颊,曾经那殷红的眼角,明亮的眼睛,现在只剩下泪光。


“天风,你没事吧?”


王天风听见熟系的声音猛的转头一看,却看见崔明的站在身后。


“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的吃的你坐会。”


王天风声嘶力竭的喊到“你别走,崔明”


“你别担心,我马上就回来”


“好好好,我听你的”王天风胡乱的擦干了眼泪,起身乖巧的坐在沙发上。


崔明端着一杯果汁从厨房里出来,崔明把果汁递给了王天风,崔明坐在了王天风的身边,王天风伸出手谨慎的去触碰眼前这个人,王天风紧紧的握住崔明的手,崔明用手擦去了王天风脸上眼泪。


“别哭了,喝点果汁吧,你怎么了?”


“我。。我害怕。”


“怕什么?怕我不回来了?”


“嗯”


王天风试探的想触碰崔明,打好像又怕是梦不想醒来。


“崔明,你终于回来了!你不会走了对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崔明捏了捏王天风的脸“傻瓜,我去给你做饭,吃糖醋排骨吧。”


“好好好,你做的我都爱吃。”


王天风看着崔明起身走进了厨房,自己起身收拾房子嘴里还默念着“我的崔明回来了,这房子乱糟糟的这么可以,收拾一下要收拾一下,崔明要不要我帮忙。”


王天风收拾好客厅往厨房走去,却只看见厨房空荡荡的一片,就好像刚刚到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天风慌乱的在一百多平的房子里反复的寻找崔明的身影“崔明在哪啊,出来吧,我饿了不是说做饭吗,别躲了,崔明?明明?求你了别躲了,出来吧。你在哪啊?”


王天风绝望的跪在地上手里捧着摄影机,“崔明你出来啊,别在抛下我一个人了。”


王天风一抬头就看见崔明站在他面前,王天风连忙抱住崔明“我还有几件事,你能不能再给我分钟,啊!”


崔明点了点头,王天风赶紧跑向了书房拿出了那个红色的小丝绒盒子,王天风单膝下跪跪在崔明面前,戒指。


“我,王天风我愿意娶崔明为自己这一世的爱人,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我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崔明我爱你。长久以来,你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祷告的内容,如今我的梦已经实现,上帝也亲自垂听了我的祷告。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崔明你不单是我的喜乐,也是我头上的冠冕。我感谢耶稣,让我有这样的荣幸与你白头偕老。我谢谢你,愿意接纳我的爱。愿我们的未来,如同上帝的应许,永远光辉灿烂,从今以後,我将照顾你、尊敬你、保护你。我将我的生命交给你,我最爱人。今日,我将自己交给你,好吗?”


王天风颤抖的看着手上的那枚戒指,“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崔明你愿意嫁给我吗?”


王天风握住崔明的手把手中的戒指往崔明的无名指戴,在戒指推到低的时候戒指却像是没有的依靠重重的掉落在地上,王天风双腿跪在戒指前双手站在地板上无声的哭泣,一滴滴热泪滴落在那枚银色的戒指





你离开了,怀抱里是永远的安适,徒留下我咽下的苦难,挣扎世间。“我是你的遗物。”

在芳华年华,你悠然远逝,苦难的深怀留给我喝干。墓穴里果真只有安适,又何必需望你重返人寰。


————————————————————————


终于写完了,这篇文章早就想写了一直没有时间,这个灵感是来自幻乐之城第二期的(录像带)没看过的朋友去看看,自从看完那期以后就一直有这种想法,这次终于是写出来了,要是有什么地方写的不好多多包涵。(这不是原创梗)写好了写的不好,你就凑活看吧 @鲜花满楼


(四季如爱)(现代台风)(二十五)

私设,不喜勿喷

张万霖看着王天风出了家门便也开始收拾自己,张万霖在各个美食软件里搜索着长沙各地的餐厅,张万霖记得夏俊林是上海人便寻了个评分高的本帮菜的餐厅,张万霖确定好餐厅便把地址通过微信发送给夏俊林,洗漱完毕以后在衣柜里仔细的挑选要和夏俊林吃饭穿的衣服。

夏俊林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张万霖发来的餐厅地址,看了看时间也快11点了,查了一下到餐厅的距离将近半个小时的车程,夏俊林对这次的邀请其实是紧张的,夏俊林自从在上海路边和张万霖的相遇以后那些前尘的一切和对张万霖的感情一点点被唤醒,夏俊林不知有多少次想把一切都和张万霖说清楚,可下一秒就否决了,毕竟过去了很久这辈子都张万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张万霖就算长得再像,毕竟那些前世的记忆太过于虚幻没有人会相信所谓的这些。

夏俊林甩了甩脑袋“罢了,从头开始吧,这次换我来找回你,万霖哥。”

由于下班高峰夏俊林足足花了四十多分钟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张万霖选的餐厅,夏俊林在附近停好车给张万霖发了个微信告诉他已经到了餐厅。

夏俊林:我已经到了,你在哪?

夏俊林下了车往餐厅里走去寻找着张万霖可夏俊林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张万霖的身影。

“叮”

张万霖:俊林啊,有点堵你想到了就先点吧我马上就到了。

夏俊林无奈的笑了笑,自己请吃饭半天没看见人,夏俊林敲击着屏幕给张万霖回复信息。

夏俊林:没事,那你开车注意安全!

夏俊林进了餐厅找了个座位坐下便呼叫服务员点餐,夏俊林看了看菜单,却发现全是上海菜,夏俊林心中不禁温暖,夏俊林点了几道招牌菜尝尝这里的本帮菜正不正宗。

张万霖其实很早就出来了门只不过走到一半就被分公司的人叫了公司一趟说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商量,张万霖到了公司就被叫进了会议室。

张万霖看见傍边的位子上的坐着一位身材匀称的男子。

“昱晟!你怎么来了?”

陆昱晟看见张万霖便站起来问好,“二哥最近怎么样?”

张万霖带着疑惑的抱了抱陆昱晟“一切正常,你怎么到这来了?出了什么事?”

陆昱晟下一秒眼神便变得严肃起来,陆昱晟示意张万霖坐下。

“二哥,总公司那最近出现很多的事,如今急需我们三人回到总公司商议一下该如何处理,就在两个月前,突然网上出现了很多对公司不利的负面消息搞得人心惶惶的,后来有很多人辞职,但是一查却发现大部分都去了同一家公司,使得最近公司好几个大单子在要签约到时候临时毁约,就在上个星期有一个长期合作的客户都有意向取消合作我觉得这一件件事都不是巧合,所以我和大哥觉得让你回上海来,二哥你看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万霖一脸严肃的沉思这陆昱晟刚刚诉说的一切。

“嗯,我知道了我两天后就会上海,我到要看看谁敢动我们!”

夏俊林坐在餐桌上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服务员走到夏俊林餐桌边“先生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夏俊林看看时间快一点了夏俊林早就已经饿了“嗯,上菜吧!”

没过多久菜就已经上齐了,夏俊林又是等了半个小时,眼看着菜一道道变凉,便只好自己吃,夏俊林点了瓶酒,自己一个人在那孤单的吃着早就已经凉透的菜。

张万霖和陆昱晟讨论完以后便顿时想起情夏俊林吃饭的事,便和陆昱晟打了个招呼就就急匆匆的开车去往餐厅。

张万霖紧赶慢赶的开车赶到了餐厅里,张万霖一进餐厅就看见夏俊林趴在桌子上,张万霖走到面前拍了拍夏俊林。

“俊林?俊林?这怎么喝醉了呢?”

张万霖买了单把夏俊林扶上了车

张万霖停好车背起夏俊林上了电梯,张万霖从夏俊林的外衣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

“要喝水,水”

夏俊林一直叫着想喝水,张万霖把夏俊林的鞋子脱了给盖好被子起身去倒水。

“来来来俊林喝水”

张万霖扶起夏俊林拿着水杯小心翼翼的给夏俊林喂水喝。

夏俊林握着水杯大口大口的喝着

“咳。咳。咳。咳咳”

张万霖轻轻的拍打着夏俊林的后背“慢点喝别呛着,慢点喝。”

夏俊林恍惚的抬起头看向张万霖“万霖哥没关系的我一会就好了。”

夏俊林说完就想抱抱熊一样抱住了张万霖脑袋还在张万霖的怀里轻轻蹭着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在主人的怀抱里撒娇一样看的张万霖手足无措,下意识的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夏俊林的背。

过一会张万霖就听见怀里的人在抽泣,张万霖轻轻的在夏俊林的耳边叫着“俊林怎么了?做噩梦了?怎么哭了?”

夏俊林听见张万霖说的话用力的抱紧了张万霖“万霖哥别离开我,俊林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声音太小了张万霖只听见夏俊林一直说着,别离开我,好想你之类的话,张万霖只安慰着夏俊林。“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在呢,别哭了你喝醉了睡一会吧。”

“不,我不睡要是一会你又离开我了怎么办我不。”

张万霖看着怀里的夏俊林哭笑不得“那好我在这陪着你,你睡吧。”

夏俊林听见张万霖的承诺便安心下来抱着张万霖的一个胳膊依偎在张万霖的旁边,张万霖被试了好几次想吧胳膊抽出来但是只要一动夏俊林就在那跟孩子一样哼哼唧唧的张万霖还也只好让夏俊林抓着胳膊陪着夏俊林休息。

半夜宿醉的夏俊林醒了过来想翻身却发现被温暖的手臂抱住,夏俊林翻过身看见却是张万霖顶着黑眼圈睡在自己的一旁夏俊林惊讶过会过去的记忆又像电影一样从大脑里一遍遍的播放着,夏俊林不禁往这个怀念已久的的怀抱里蹭着,夏俊林轻轻的嗅着张万霖身上的气味,耳朵贴着张万霖的胸口听着一次次有力的心跳,夏俊林眼泪无法抑制的流下。

也许是抱着的人感觉到怀里的人再哭,下意识的拍拍夏俊林的后背,迷迷糊糊的安慰道

“没关系,我在,我在这,不走啊。”

夏俊林以为张万霖要醒了,连忙继续窝在张万霖的怀抱里装睡,可过来一会这听见张万霖细微的鼾声,夏俊林悄悄地探出头来借着床头上的台灯中那一点点微光看着张万霖的脸庞,夏俊林伸出手颤抖的抚摸着那副思念已久的面庞不禁有些怀念,夏俊林难以自制的吻上了张万霖的嘴唇,很轻很轻的吻着,可经管这样夏俊林也很珍惜很开心,就像当年张万霖宿醉是那晚一样轻轻的一吻但包含了许多的情愫,让人难忘。

在这一刻,一切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两个月个月后

周末假期里王天风没有地方去只好一个人待在家里,王天风早上早早的就醒来洗漱以后出去跑步回来洗个澡吃早饭就回到了书房里,有时算算题,毫无目标的打发时间,但脑子里总会想到明台的身体好一些了吗,明台过得还好吗。

“铃铃铃,铃铃铃”

王天风的思绪被手机铃声打断,王天风接通了电话。

“喂。”

“我是明楼。”

“有事吗?明台最近还好吗?”

“我们要离开了,要去上海了,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地址是黄花机场你考虑一下吧。”

“为。。。。”

明楼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王天风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手足无措的,回过心神后立马收拾自己,王天风今天特意穿了明天说最喜欢那套西服,出门前反复的确认着装,确认无误了,以后拿着车钥匙马不停蹄的奔向了机场。

明台穿着一套白色的连帽衣配上一件黑色外套,一条牛仔裤,整个人根本想不到几个月之前经历过一场事故的人。

“曼丽你不是说老师回来送我吗?还没来呢?”

于曼丽朝着机场门口不停地盼望着希望有王天风的身影出现。

“老师说了会来的你放心吧,一会肯定就到了。”

“诶诶诶,老师来了!”

“老师我们在这!”

于曼丽朝着王天风挥着手示意着王天风,王天风急忙的停好车小跑进了机场,一进机场就看见于曼丽在朝他挥手,王天风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去。

“你们聊我去明楼大哥那看看手续办好了没啊。”

于曼丽看到王天风走到明台的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找了个借口给王天风和明台创造了单独的交流空间。

明台看见王天风的额头冒着细汗拿出纸递给王天风擦汗。

“老师你先擦擦汗。”

王天风接过纸擦了擦汗,喘了口气。

“你走的这么突然?”

“没有大姐说要我去公司上班锻炼锻炼,也怕我一个人有什么危险,我争不过只好答应了大姐了,本来想着不麻烦老师的但还是突然想和老师告个别。”

明台朝着王天风笑了笑,王天风记得那个笑容,那么温暖,熟悉,仿佛以前那个明台一样,王天风不禁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明台脸,可下一秒却觉得不合适便拍了拍肩膀,双手给明台整理了衣领。

“你去在公司里就好好工作,作为老师希望你能好好努力,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下次别又落我手里,嗯!”

“嗯,我记住了,其实做老师的学生挺好的,虽然我不记得之前的记忆但是我看得出来老师是个很好的老师,我很喜欢啊~”

一句很喜欢让王天风红了眼眶,双手用力握紧抑制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明台走了要登机了。”

明楼看着王天风的眼眶里的光便知道王天风要坚持不住了,便分散了明台的注意。

“哦大哥我就来了。”

明台抱了抱王天风“老师我走了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王天风看着明台把自己手腕上的那块刻着“四季如爱”的手表拿了下来戴上明台的手腕上。

“这个就当送你的临别礼物吧,也许再见面就是陌生人了。”

明台的眼睛里看着手腕上的那块表坚定的说到“不会的老师,我们终究会再见的。”

明台说完便往登机口走去,明台看向前方眼神变换“老师,下次见面便是一世缘定,那一刻我相信会到来的。”

————————————————————

终于写完了,不知道还有人记得我吗?下一章应该不出意外的话会见面的吧(谁知道呢凭我这个无线拖更的作者来说)

(下一章我像写一篇回忆篇的后续就一篇不长带过一下崔明离世以后王天风的生活。)















诶,这么一说我也挺想知道的😂

十七爷:

同样很迷茫,很想知道

斯德wei尔摩:

业余写手在乐乎也水了半年了,其实真的想知道。

披荔从文狸:

虽然我很糊……

但是还是想知道!请首页天使告诉我吧

我觉得可以复更了

四季如爱预告

明台×王天风
记着,以后啊别再落我手里,“老师,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吗?”
“也许吧,再见可能就是陌生人了。”

张万霖×夏俊林
一切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这周内更新)

是的,没错了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地狱轮回1
私设,暗黑向/不喜勿喷/意识流产物。

PS:想好在看,无糖。

————————————————————————

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不喜勿喷,此文易触雷想好在点开,多多交流多提建议,谢谢(文在评论里)

(四季如爱)(现代台风)(二十四)

私设,不喜勿喷

于曼丽轻轻的给熟睡的明台盖好被子,坐在一旁心疼的看着明台。

“咔嚓”
病房的门开了,王天风谨慎的走了进来,于曼丽起身看着王天风,示意着王天风轻点

“老师,明台伤口疼的一晚没睡,之前打了止疼药,睡着了,我们就先出去了,您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外。”

于曼丽交代完,就拉着郭骑云走出了病房,于曼丽和郭骑云一出病房就看见了明楼和明诚坐在病房外。

“阿诚哥,你们”

明诚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眼睛往病房门上的玻璃上望去,于曼丽看懂了手势便没有在说话打了招呼便和郭骑云离开了医院。

王天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明台,王天风双手颤抖着抚摸着明台的脸庞,明台由于年轻恢复的快,身体渐渐的好转,脸颊从冰凉苍白渐渐的也有了血色,王天风看着明台上身的伤,王天风多么希望躺在这里的是他自己,王天风心底里的那久违的恐惧又反了上来,席卷了王天风的大脑,王天风大脑里出现的一幕幕全是当年王天风看见崔明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王天风紧紧的握住明台的手,王天风总感觉明台也会像当年崔明一样离开他,他真的怕了,王天风握着明台的手抚摸着自己脸,反复的确认这明台的体温,心跳,生怕下一秒全都会不复存在。

“我怕了,我是真的怕了,我没有办法在接受我爱的人用同样的方式离开我两次,我会疯的,明台对不起,我是骗你的,我爱你,很爱你,明楼说你失忆了,没关系,不记得我也好,至少从今以后你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一个没有我的生活,明台我爱你,可惜已经没有用了。”

王天风擦干了眼泪,俯身主动的吻了躺在病床上的明台,王天风吻着明台的五官,王天风想把明台的样子刻在自己的脑子里。

“也许。。。他醒了就不记得我了。”

明楼和明诚在病房外望了好久,怎么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特价病房的隔音实在是太好了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咔嚓”

王天风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明楼面前,鞠躬。

“谢谢”

“王天风,你呢?”

“我什么?”

“你以后有打算?”

“我还有什么打算,就在这学校教书吧,我这样的人还能去哪?还可以去哪?”

王天风苦笑着离开了医院,明楼看着王天风离开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明楼的视线里。

“唉,王天风你什么时候能勇敢一点啊以前的你多无谓啊。。。。。。”

时间转瞬即逝,两个月的暑假已经结束了,一起看似又回归了轨道上,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
明台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回复速度很快,开学后于曼丽和郭骑云一有时间就会来医院陪明台说说话聊聊天,说着明台失去的这些记忆,于曼丽每当说到明台和王天风之间的故事都会想办法看似简化内容,可是有趣的事明台总觉得于曼丽口中的这位可怕的老师很有趣。

“曼丽,这个王老师是教我的老师?他真的有你说的很可怕吗?”

“是啊,你的班主任,真的很可怕,好严格,简直就是噩梦的存在,你知道吗,当初你入学的时候单独参加了这个王老师的考试,还说要拿高分才能录取。”

“那我过来吗?”

“过了,但是因为你太用功刚考完一出门就晕倒了。”

“我为什么会因为一个考试努力成这样?”

“ennnnn因为你和我打了赌啊,输了可是要包对方吃一年的饭”

“还有这样的啊,那我赢了对吧!”

“是是是,结果吃的我差点破产。”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明台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我想吃。。。。。糖醋排骨吧!”

于曼丽愣了一下,谨慎的问“为什么啊?”

“不知道,就是想吃吧。”

“行吧,我给你带。”

中秋节学校统一放假三天,郭骑云答应了今年中秋节带于曼丽回家见家长,可直到中秋节前两天才告诉于曼丽。

“啊!完了。。。”

“怎么了?我父母很好说话的,不许要紧张的。”

“不是这个问题,这个中秋节明台那怎么办?阿诚哥他们被叫回上海了,三天前和我说让我们去照顾一下明台,现在这该怎么办?”

“要不让王老师来。。。”

“不行,要是阿诚哥他们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上次明楼他们已经让王老师见明台了,再说了明楼他们不在就一天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就以老师的身份去和明台解释就行了。”

“那骑云你去和老师说吧我去和明台解释解释情况。”

“好老师那我去,到时候通个气就行了。”

王天风自从从医院出来以后只要有空就会时不时地看着手机里当初明台过年时拍的照片王天风眼里充满了温柔和宠溺,王天风一遍遍的看着和明台的聊天记录听了一遍又一遍明台的语音,王天风一遍遍的欺骗着自己,其实王天风有好几次路过医院想进去看看明台可每到病房门口就停下了,有几次看见于曼丽推着明台在外面散步而王天风就躲在一边偷偷的观望,王天风觉得这样就很好,偶尔能在远处看看他,这就足够了。

“铃铃铃”

王天风接起郭骑云打来的电话。
“喂,有事吗?”

“老师,有个事想拜托你一下。”

“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答应了父母这次中秋节带曼丽回家,可是前几天明楼他们拜托了曼丽中秋节照顾明台,我们想了一下能不能拜托您去照顾明台。”

“真的吗,可是明楼那边。。。而且明台他已经。。。。。”

“没关系的曼丽和明台说过你是他的老师,而且明楼那边他们回上海有事中秋节怕是赶不回来了他们不会知道的,您就放心吧,再说了我们也知道您也很想见见明台,其实有好几次我和曼丽都看见你在病房门口徘徊不定,虽然明台现在失忆了可是您没有,你就当老师去照顾学生吧。”

“骑云,谢谢你”

“没事,明天上午我们就离开了,明台就拜托老师你照顾了。”

“好,我知道了。”

“那,老师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王天风挂了电话以后坐在地上发呆直到张万霖开门的声音让王天风回过神来,张万霖看着王天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上发呆。

“哥。。哥?在想什么呢?”

张万霖把手中的月饼递给王天风。
“喏,上海朋友寄来的鲜肉月饼,尝尝吧”

“放那吧,明天在吃。”

“哥,明天中秋节打算怎么过?”

“明天医院没人我去医院去见明台。”

“那你打算怎么和明台说你们两个的关系”

“就说是,师生吧,本来就是师生,还能有什么关系呢?”

“好吧,那这个月饼就带去给明台吧,我明天自己过吧。”

“霖子,我。。。”

张万霖拍拍王天风的肩膀“没事的,我知道去看看吧,不用担心我,先去睡了哥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王天风洗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想起当初和明台一起相拥入眠王天风嘴角不禁上扬,王天风看了看外面的天。

“变天了,明台你还冷吗?”

王天风裹紧被子,渐渐入睡,而张万霖却是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自从那天过后张万霖和夏俊林就在也没有联系过,当初说好的一起吃饭也没了消息,张万霖每次想主动联系夏俊林但是又怕打扰到夏俊林万一对方只是客气一下怎么办?这让张万霖很是无奈,张万霖思前想后看着中秋节放假夏俊林应该会休息索性就问他要是不方便也没关系。

张万霖:俊林,不好意思之前我有点忙忘了周末吃饭的事要不你看明天中秋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

张万霖修修改改干脆还是叫俊林觉得舒服,张万霖摁下了发送键盖这手机躺到被子里忐忑的等待消息,张万霖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可谁知道屏幕那头也在期待着这条消息,夏俊林看着屏幕上俊林二字,仿佛耳边总能想起当年张万霖一遍遍的用各种语调的叫着自己“俊林”

张万霖早上一醒来就看见手机的消息。

夏俊林:好,你定地方吧,位置发给我吧。

张万霖愉悦的看着对方回复的消息,思考着今天和夏俊林去哪家餐厅吃饭,夏俊林喜欢吃什么。

王天风早早的起了床认真的梳洗打扮,王天风挑了一套西服穿上王天风站在镜子面前自言自语。

“明台说他很喜欢看我穿这套西服,真的很好看吗?”

王天风微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认好了没有问题便拿着那和鲜肉月饼出了门。

王天风把车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乘上了电梯,王天风站在病房门口犹豫不决的看着门把手,王天风稳了稳情绪,深吸一口气拿出和明台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拧开了房门。

王天风一进门就看见明台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明台留意了开门声,眼睛往门口看去,王天风和明台四目相对,此时的王天风愣住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天风呆呆的站在明台眼前,明台先开口说话。

“您就是王老师?”

王天风后知后觉的回应这明台的问题“啊?是的我叫王天风,你的。。。老师”

“老师您坐吧”

王天风看着明台身上那些被掴满绷带的伤还是隐隐心疼“嗯,明台你的伤好像了吗?”

“好多了,谢谢老师关心,老师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你问吧。”

“为什么曼丽他们说你很凶啊?我觉得你并不像曼丽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啊?”

王天风愣了愣又微笑着看着明台“他们说的也没错我的确对我的学生很严格。”

“那是不是老师您当初也对我很凶啊?”

王天风下意识的揉了揉明台干燥的头发“没有你很优秀,你是我王天风优秀的学生。”

王天风说完意识到了不妥便尴尬的挪开了手坐在椅子上。

“真的吗?嘿嘿我就说老师凶也是为了学生好的,对了老师师母长什么样啊?”

“我还没有结婚。”

“啊!没道理啊老师这么帅没有结婚?”

“怎么要给我介绍一个?”

“没有,老师这么帅还用我介绍?我觉得啊老师肯定是个专一的人如果谁嫁给老师一定很幸福,诶老师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啊,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那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他他值得更好,而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人而已。”

“没有啊,我觉得老师很好啊,我听曼丽他们说你是教授诶,和我大哥一个学校毕业的。”

“明台谢谢你,可能也就只有你是这么觉得的吧”

“嘿嘿,不用谢,今天老师来陪我我觉得很高兴啊,虽然我不太记得老师你但是经过今天的交流我觉得老师你是个善良的人,而且很帅啊!”

王天风克制着不让自己去拥抱他,克制自己不要流露出对明台的爱,明台这个孩子很聪明得好好的伪装起来。

王天风和明台聊了很多,王天风几乎是没有离开身边,时时刻刻都陪着明台,王天风很珍惜这些时间王天风觉得也许过了今天以后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再看看他,和他说说话
明台也很乖巧老是去找王天风聊天,饶有兴趣的了解他和王天风之间的一点一滴。

一天的时光其实很快晚上王天风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王天风想等到明台睡着以后再走,可明台就是睡不着,二人一直到半夜也没有睡着。
明台突然的一句话打破了平静。

“老师,我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这带了鲜肉月饼你想吃吗?”

“我不能吃太多,今天已经吃了两个了,我想吃的别的,但是又不能吃太多。”

“那我去给给你想想办法吧!”

“谢谢老师!”

王天风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医院,就留下明台一个人待在病房等着王天风的到来。

明台在病房里等了好久,等的渐渐的睡了过去。
过了一个小时王天风打开了病房,就看见明台已经休息了,王天风轻手轻脚的把保温盒放在一边走上去给明台盖好被子。
也许是明台感觉到有人来了便醒来,看着王天风。

“老师你来了,不好意思啊有点久,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明台看见王天风额头上的汗下意识的伸手去擦“老师你出了好多汗。”

“没事,还饿吗?我这煮了点粥你喝不喝?”

“好饿!好啊好啊”

王天风打开保温盒,拿着勺子小小的一口喂给明台。

当明台吃到的第一口下意识的两行热泪当着王天风的面流下脸颊。“老师,我是不是在哪吃过?”

王天风被突然的流泪弄的不知所措,连忙拿纸巾去给明台擦去泪水“对啊,你以前生病我给你做过,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吃,老师我还要”

王天风一口一口的喂给明台,王天风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可那殷红的眼角出卖他,明台好奇的伸出手去抚摸着王天风的眼角。

“老师,你的眼睛很漂亮诶!”

王天风此时说不出一句话,只好微笑示人,明台过了一会儿觉得唐突也收回了手。

王天风看了看时间快天亮了。
“明台睡吧,要天亮了,我也得走了。”

“那老师你还会来看我吗?”

王天风拿起衣服转身走到门口却被明台的一个问题愣住了。

“应该会吧。”

“那老师下次还给我熬粥吃吧!”

“好”

王天风硬撑着直到在车上终于是无法在抑制不住情绪。

窗外的月亮圆满明亮,人们团圆幸福,今年的中秋节王天风应该会很难忘吧。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
就这样了,凑活看吧,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果然还是逃不过催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