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的超级粉丝

太太们的粉丝,向各位学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是的,没错了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地狱轮回1
私设,暗黑向/不喜勿喷/意识流产物。

PS:想好在看,无糖。

————————————————————————

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不喜勿喷,此文易触雷想好在点开,多多交流多提建议,谢谢(文在评论里)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四季如爱不一定会写了可以取关了,对不起看我文章的朋友,违背了当初所说了不坑文的诺言,对不起。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会有几个人记得我,我奢求的不多有人记得就好。

(四季如爱)(现代台风)(二十四)

私设,不喜勿喷

于曼丽轻轻的给熟睡的明台盖好被子,坐在一旁心疼的看着明台。

“咔嚓”
病房的门开了,王天风谨慎的走了进来,于曼丽起身看着王天风,示意着王天风轻点

“老师,明台伤口疼的一晚没睡,之前打了止疼药,睡着了,我们就先出去了,您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外。”

于曼丽交代完,就拉着郭骑云走出了病房,于曼丽和郭骑云一出病房就看见了明楼和明诚坐在病房外。

“阿诚哥,你们”

明诚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眼睛往病房门上的玻璃上望去,于曼丽看懂了手势便没有在说话打了招呼便和郭骑云离开了医院。

王天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明台,王天风双手颤抖着抚摸着明台的脸庞,明台由于年轻恢复的快,身体渐渐的好转,脸颊从冰凉苍白渐渐的也有了血色,王天风看着明台上身的伤,王天风多么希望躺在这里的是他自己,王天风心底里的那久违的恐惧又反了上来,席卷了王天风的大脑,王天风大脑里出现的一幕幕全是当年王天风看见崔明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王天风紧紧的握住明台的手,王天风总感觉明台也会像当年崔明一样离开他,他真的怕了,王天风握着明台的手抚摸着自己脸,反复的确认这明台的体温,心跳,生怕下一秒全都会不复存在。

“我怕了,我是真的怕了,我没有办法在接受我爱的人用同样的方式离开我两次,我会疯的,明台对不起,我是骗你的,我爱你,很爱你,明楼说你失忆了,没关系,不记得我也好,至少从今以后你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一个没有我的生活,明台我爱你,可惜已经没有用了。”

王天风擦干了眼泪,俯身主动的吻了躺在病床上的明台,王天风吻着明台的五官,王天风想把明台的样子刻在自己的脑子里。

“也许。。。他醒了就不记得我了。”

明楼和明诚在病房外望了好久,怎么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特价病房的隔音实在是太好了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咔嚓”

王天风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明楼面前,鞠躬。

“谢谢”

“王天风,你呢?”

“我什么?”

“你以后有打算?”

“我还有什么打算,就在这学校教书吧,我这样的人还能去哪?还可以去哪?”

王天风苦笑着离开了医院,明楼看着王天风离开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明楼的视线里。

“唉,王天风你什么时候能勇敢一点啊以前的你多无谓啊。。。。。。”

时间转瞬即逝,两个月的暑假已经结束了,一起看似又回归了轨道上,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
明台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回复速度很快,开学后于曼丽和郭骑云一有时间就会来医院陪明台说说话聊聊天,说着明台失去的这些记忆,于曼丽每当说到明台和王天风之间的故事都会想办法看似简化内容,可是有趣的事明台总觉得于曼丽口中的这位可怕的老师很有趣。

“曼丽,这个王老师是教我的老师?他真的有你说的很可怕吗?”

“是啊,你的班主任,真的很可怕,好严格,简直就是噩梦的存在,你知道吗,当初你入学的时候单独参加了这个王老师的考试,还说要拿高分才能录取。”

“那我过来吗?”

“过了,但是因为你太用功刚考完一出门就晕倒了。”

“我为什么会因为一个考试努力成这样?”

“ennnnn因为你和我打了赌啊,输了可是要包对方吃一年的饭”

“还有这样的啊,那我赢了对吧!”

“是是是,结果吃的我差点破产。”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明台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我想吃。。。。。糖醋排骨吧!”

于曼丽愣了一下,谨慎的问“为什么啊?”

“不知道,就是想吃吧。”

“行吧,我给你带。”

中秋节学校统一放假三天,郭骑云答应了今年中秋节带于曼丽回家见家长,可直到中秋节前两天才告诉于曼丽。

“啊!完了。。。”

“怎么了?我父母很好说话的,不许要紧张的。”

“不是这个问题,这个中秋节明台那怎么办?阿诚哥他们被叫回上海了,三天前和我说让我们去照顾一下明台,现在这该怎么办?”

“要不让王老师来。。。”

“不行,要是阿诚哥他们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上次明楼他们已经让王老师见明台了,再说了明楼他们不在就一天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就以老师的身份去和明台解释就行了。”

“那骑云你去和老师说吧我去和明台解释解释情况。”

“好老师那我去,到时候通个气就行了。”

王天风自从从医院出来以后只要有空就会时不时地看着手机里当初明台过年时拍的照片王天风眼里充满了温柔和宠溺,王天风一遍遍的看着和明台的聊天记录听了一遍又一遍明台的语音,王天风一遍遍的欺骗着自己,其实王天风有好几次路过医院想进去看看明台可每到病房门口就停下了,有几次看见于曼丽推着明台在外面散步而王天风就躲在一边偷偷的观望,王天风觉得这样就很好,偶尔能在远处看看他,这就足够了。

“铃铃铃”

王天风接起郭骑云打来的电话。
“喂,有事吗?”

“老师,有个事想拜托你一下。”

“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答应了父母这次中秋节带曼丽回家,可是前几天明楼他们拜托了曼丽中秋节照顾明台,我们想了一下能不能拜托您去照顾明台。”

“真的吗,可是明楼那边。。。而且明台他已经。。。。。”

“没关系的曼丽和明台说过你是他的老师,而且明楼那边他们回上海有事中秋节怕是赶不回来了他们不会知道的,您就放心吧,再说了我们也知道您也很想见见明台,其实有好几次我和曼丽都看见你在病房门口徘徊不定,虽然明台现在失忆了可是您没有,你就当老师去照顾学生吧。”

“骑云,谢谢你”

“没事,明天上午我们就离开了,明台就拜托老师你照顾了。”

“好,我知道了。”

“那,老师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王天风挂了电话以后坐在地上发呆直到张万霖开门的声音让王天风回过神来,张万霖看着王天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上发呆。

“哥。。哥?在想什么呢?”

张万霖把手中的月饼递给王天风。
“喏,上海朋友寄来的鲜肉月饼,尝尝吧”

“放那吧,明天在吃。”

“哥,明天中秋节打算怎么过?”

“明天医院没人我去医院去见明台。”

“那你打算怎么和明台说你们两个的关系”

“就说是,师生吧,本来就是师生,还能有什么关系呢?”

“好吧,那这个月饼就带去给明台吧,我明天自己过吧。”

“霖子,我。。。”

张万霖拍拍王天风的肩膀“没事的,我知道去看看吧,不用担心我,先去睡了哥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王天风洗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想起当初和明台一起相拥入眠王天风嘴角不禁上扬,王天风看了看外面的天。

“变天了,明台你还冷吗?”

王天风裹紧被子,渐渐入睡,而张万霖却是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自从那天过后张万霖和夏俊林就在也没有联系过,当初说好的一起吃饭也没了消息,张万霖每次想主动联系夏俊林但是又怕打扰到夏俊林万一对方只是客气一下怎么办?这让张万霖很是无奈,张万霖思前想后看着中秋节放假夏俊林应该会休息索性就问他要是不方便也没关系。

张万霖:俊林,不好意思之前我有点忙忘了周末吃饭的事要不你看明天中秋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

张万霖修修改改干脆还是叫俊林觉得舒服,张万霖摁下了发送键盖这手机躺到被子里忐忑的等待消息,张万霖等着等着就睡了过去可谁知道屏幕那头也在期待着这条消息,夏俊林看着屏幕上俊林二字,仿佛耳边总能想起当年张万霖一遍遍的用各种语调的叫着自己“俊林”

张万霖早上一醒来就看见手机的消息。

夏俊林:好,你定地方吧,位置发给我吧。

张万霖愉悦的看着对方回复的消息,思考着今天和夏俊林去哪家餐厅吃饭,夏俊林喜欢吃什么。

王天风早早的起了床认真的梳洗打扮,王天风挑了一套西服穿上王天风站在镜子面前自言自语。

“明台说他很喜欢看我穿这套西服,真的很好看吗?”

王天风微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确认好了没有问题便拿着那和鲜肉月饼出了门。

王天风把车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乘上了电梯,王天风站在病房门口犹豫不决的看着门把手,王天风稳了稳情绪,深吸一口气拿出和明台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拧开了房门。

王天风一进门就看见明台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明台留意了开门声,眼睛往门口看去,王天风和明台四目相对,此时的王天风愣住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天风呆呆的站在明台眼前,明台先开口说话。

“您就是王老师?”

王天风后知后觉的回应这明台的问题“啊?是的我叫王天风,你的。。。老师”

“老师您坐吧”

王天风看着明台身上那些被掴满绷带的伤还是隐隐心疼“嗯,明台你的伤好像了吗?”

“好多了,谢谢老师关心,老师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你问吧。”

“为什么曼丽他们说你很凶啊?我觉得你并不像曼丽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啊?”

王天风愣了愣又微笑着看着明台“他们说的也没错我的确对我的学生很严格。”

“那是不是老师您当初也对我很凶啊?”

王天风下意识的揉了揉明台干燥的头发“没有你很优秀,你是我王天风优秀的学生。”

王天风说完意识到了不妥便尴尬的挪开了手坐在椅子上。

“真的吗?嘿嘿我就说老师凶也是为了学生好的,对了老师师母长什么样啊?”

“我还没有结婚。”

“啊!没道理啊老师这么帅没有结婚?”

“怎么要给我介绍一个?”

“没有,老师这么帅还用我介绍?我觉得啊老师肯定是个专一的人如果谁嫁给老师一定很幸福,诶老师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啊,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那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他他值得更好,而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人而已。”

“没有啊,我觉得老师很好啊,我听曼丽他们说你是教授诶,和我大哥一个学校毕业的。”

“明台谢谢你,可能也就只有你是这么觉得的吧”

“嘿嘿,不用谢,今天老师来陪我我觉得很高兴啊,虽然我不太记得老师你但是经过今天的交流我觉得老师你是个善良的人,而且很帅啊!”

王天风克制着不让自己去拥抱他,克制自己不要流露出对明台的爱,明台这个孩子很聪明得好好的伪装起来。

王天风和明台聊了很多,王天风几乎是没有离开身边,时时刻刻都陪着明台,王天风很珍惜这些时间王天风觉得也许过了今天以后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再看看他,和他说说话
明台也很乖巧老是去找王天风聊天,饶有兴趣的了解他和王天风之间的一点一滴。

一天的时光其实很快晚上王天风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王天风想等到明台睡着以后再走,可明台就是睡不着,二人一直到半夜也没有睡着。
明台突然的一句话打破了平静。

“老师,我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这带了鲜肉月饼你想吃吗?”

“我不能吃太多,今天已经吃了两个了,我想吃的别的,但是又不能吃太多。”

“那我去给给你想想办法吧!”

“谢谢老师!”

王天风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医院,就留下明台一个人待在病房等着王天风的到来。

明台在病房里等了好久,等的渐渐的睡了过去。
过了一个小时王天风打开了病房,就看见明台已经休息了,王天风轻手轻脚的把保温盒放在一边走上去给明台盖好被子。
也许是明台感觉到有人来了便醒来,看着王天风。

“老师你来了,不好意思啊有点久,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明台看见王天风额头上的汗下意识的伸手去擦“老师你出了好多汗。”

“没事,还饿吗?我这煮了点粥你喝不喝?”

“好饿!好啊好啊”

王天风打开保温盒,拿着勺子小小的一口喂给明台。

当明台吃到的第一口下意识的两行热泪当着王天风的面流下脸颊。“老师,我是不是在哪吃过?”

王天风被突然的流泪弄的不知所措,连忙拿纸巾去给明台擦去泪水“对啊,你以前生病我给你做过,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吃,老师我还要”

王天风一口一口的喂给明台,王天风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可那殷红的眼角出卖他,明台好奇的伸出手去抚摸着王天风的眼角。

“老师,你的眼睛很漂亮诶!”

王天风此时说不出一句话,只好微笑示人,明台过了一会儿觉得唐突也收回了手。

王天风看了看时间快天亮了。
“明台睡吧,要天亮了,我也得走了。”

“那老师你还会来看我吗?”

王天风拿起衣服转身走到门口却被明台的一个问题愣住了。

“应该会吧。”

“那老师下次还给我熬粥吃吧!”

“好”

王天风硬撑着直到在车上终于是无法在抑制不住情绪。

窗外的月亮圆满明亮,人们团圆幸福,今年的中秋节王天风应该会很难忘吧。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
就这样了,凑活看吧,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果然还是逃不过催婚🙄🙄🙄🙄🙄

四季如爱暂时不定期更新,请还看我文的朋友不要介意🙏🙏

(四季如爱)(现代台风)(二十三)

私设,不喜勿喷

于曼丽上午坐着郭骑云的车,去医院看看明台,于曼丽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想着,却被郭骑云一眼看破。

“曼丽,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唉,还不是明台的事,你说这明台失忆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明大哥也不让我告诉王老师,可我每次看到王老师用那眼神看着他手腕上明台送的手表的时候我有常常忍不住想告诉他,明台受伤了在医院,但是王老师要是知道明台失忆了而且好死不死的就把和王老师这一段给忘了,这件事情怎么就这么巧!”

“是啊,我在老师身边做助教,就时不时的看见老师一个人在望着手表发呆,看得我真的很想把真相告诉老师唉。。。这真的是烦人,曼丽你说老师为什么当初要把明台往外推,还那样伤明台,我们这几个谁不知道老师其实是喜欢明台的,可为什么还要那样做,搞得明台变成。。。。。唉。。。”

“我怎么知道啊,要是我知道啊,我早就和明台说了,何必搞成现在这样。”

“铃铃铃,铃铃铃。
于曼丽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郭骑云和于曼丽的交谈,于曼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发现是明诚打来的电话,于曼丽迅速点开了接通。

“喂!明诚哥有事吗?”

“曼丽啊,你现在到医院了吗?”

于曼丽看了看外面,“没有,还要一会,怎么了?”

“那正好,麻烦你可以去明台租的那个房子里取一点衣服和他的证件吗?”

“行,我现在掉头,明诚哥你把证件位置告诉我就行。”

“明台他不记得了,我得给他买点东西要证件,要不你找一下?”

“行,我知道了,我一会就来。”

于曼丽挂了电话,“骑云掉头去明台那一趟拿点东西。”

“啊!可是你有明台家的钥匙吗?”

“明台有个习惯就是把钥匙放门口的垫子下面,他小时候经常忘带家门钥匙,所以后来养成了这个习惯。”

“还这样的,好我知道了,诶不对啊,现在已经放暑假了,这个老师会不会在家!”

“对哦!难怪明诚哥要我去拿,万一碰到王老师,王老师问起来怎么办!”

“我们轻轻的去,找到就走,绝对不做停留要是被发现了,就说明台他们家打电话来了说忘记带证件了,要我们寄回上海,嗯就这样解释!”

“挺聪明的嘛郭骑云!但是到时候真的能瞒过王老师吗?”

“应。。。。。应。。。。。应该可以吧”

于曼丽和郭骑云战战兢兢的开进小区,一进小区于曼丽和郭骑云就看见张万霖从一辆黑色小轿车下来。

“郭骑云那是王老师的弟弟张万霖吧!等等等等,等一下在进去。”

郭骑云和于曼丽悄悄的停好了车但并没有下次,二人坐在车上看着张万霖进了电梯才下的车,二人站在一楼电梯前,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停在十六楼在不动了才敢坐另一个电梯上楼。
二人像贼一样强打着精神,脚步轻盈的走到明台所住的房子面前轻轻的尽量不弄出声响的拿出垫子下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二人把门轻轻带上就立马冲了进去开始寻找明台的证件和衣服。

“你说什么!明台在医院里,你怎么知道!”

于曼丽和郭骑云在隔壁找东西被突然王天风的一声大吼吓到差点魂都出来了。

“我的天,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王老师要来了,王老师在家!郭骑云快点,找到赶紧走!”

张万霖连忙解释“我今天在医院看见明镜和明楼了,明楼出现在这里的医院还解释的过去,但是明镜都出现在这,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明台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我们都以为是明台去了上海,可现在这个情况更像是明台并没有回上海有几大的可能还在长沙市里,明楼和明镜同时出现在医院这种地方要么是明诚在医院,要么是明台。”

王天风听见张万霖的这段推论感觉好像并无道理,仔细想想明台真的有可能在医院,王天风一想到明台有可能是出事了,心里就不安起来,王天风此时心慌意乱的先要马上去医院确认是否是真的像张万霖所说的一样明台受伤了。

“那我现在去医院看看,你就不要去了,你手受伤了你在家养着,我一个去看看。”

“行,那哥你小心一点别激动啊,也不一定是真的呢。”

郭骑云在明台卧室里的裤子口袋和床头柜里找到了明台的钱包和所有证件。

“曼丽找到了,衣服拿好了就可以走了,快点快点!”

“好好好,马上走!”

于曼丽和郭骑云拿着东西就快速的往门外走去,二人转身关门准备赶紧离开这个令人提心吊胆的地方。

“郭骑云,于曼丽?你们怎么从明台的房子出来?”

于曼丽和郭骑云身后传来了熟悉不能够在熟悉的声音。

于曼丽咬着后槽牙小声说“我说什么来着我这嘴巴啊!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按照之前说的想办法糊弄过去!”

二人僵硬的转过身来,把手中的证件和衣服放在背后,郭骑云勉强压住恐惧的心情扯出微笑面对着王天风。

“诶!老师,这么巧你今天在家啊!”

王天风仔细的上下大量他和于曼丽,“是啊,今天我在家休息,你们俩怎么从明台家里出来?”

郭骑云拿出明台的证件,“这不是明台走得急嘛,你看这不是今天一大早明诚打电话让曼丽来明台这里找一下明台落到这的证件让我们给寄回上海嘛!”

“是吗?!”

“是啊!”

王天风又把目光转向于曼丽,“曼丽你说是真的吗?!”

“是。。。。是。。啊”

“撒谎!于曼丽你从来就不会撒欢,你一撒谎就会结巴,说!到底怎么回事!”

郭骑云和于曼丽被王天风的气场吓得身体一颤,郭骑云和于曼丽向来都不怎么会撒谎,而且一个是恩师一个是朋友,这真的要瞒不下去,于曼丽咬咬牙。

“好,我说,我也不想在隐瞒了!”

“是你王天风,那天明台从你家一出去就遇到了车祸!
明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昨天刚醒!你知道明台被一个酒驾的司机撞成什么样了吗!
我就搞不懂了,我们都看得出来你喜欢明台,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推开他,你知道明台有多喜欢你吗?
你是他第一个让他喜欢到连自己都不顾的人,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他,如果你当初不想和明台在一起那为什么还要答应他!”

于曼丽带着哭腔大声的询问着王天风,于曼丽不知道王天风的决定,王天风为什么这么做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在外人看来王天风的确是欺骗了明台,但王天风知道他爱明台这些天来他终于明白了也确认了他是喜欢明台的,或许偶尔会想起崔明但也只有遗憾和内疚罢了。

郭骑云在一旁安慰着于曼丽,等于曼丽情绪稳定了下来,郭骑云看向王天风。

“老师,我们要去医院看明台,你来吗?”

王天风身体颤抖的说出了艰难的俩个字
“我去!”

于曼丽和郭骑云开着车带着王天风去往了医院,于曼丽坐在副驾驶上用手机给明诚发了消息。

明诚哥,还是被王老师发现了,王老师还是跟着过来了,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不告诉王老师真相。

过了一会明诚回了短信。

没关系,该来的总会来的,在瞒也瞒不住。

明诚在病房外给于曼丽回复完消息就进去和明楼商量这个事情该如何解决。

“大哥!”

“嘘!明台伤口疼打了止疼药刚睡着别吵醒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

明楼合上了房门,带着明诚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阿诚你之前想说什么,说吧。”

“王天风知道明台的事了,现在估计已经快到了!”

明楼咬着牙深深吸了口气,“他还有脸来看明台!你现在去门口拦住王天风把他带到这里来我要好好跟他算算这笔账!”

“是,大哥,我这就去!”

三个人到了医院停好车,于曼丽就看见明诚站在医院门口看着他们,于曼丽走上前把证件递给明诚。

“明诚哥我没守住这件事。。。”

明诚看见于曼丽委屈的样子微笑的看着于曼丽“没关系,你们进去吧。”

王天风跟在于曼丽和郭骑云身后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却被明诚用身体隔开。

“王先生请跟我走大哥找你。”

王天风用眼神示意让郭骑云先带于曼丽先上去。

“好,诚先生带路吧。”

明诚带着王天风来到明楼面前。
“大哥,来了。”

明楼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王天风,而明诚退后了几步。
“你来这干吗?”

“是你叫我来的。”

“我说的是医院,你来医院干嘛!”

“我来看看明台,明台他怎么样了!”

“你凭什么来看他,你是明台谁啊?”

“我。。。。我是他老师,作为学生我来看看他。”

“哼,王老师不用你费心了,明台在这读书也就一年有余,不需要王老师如此费心,况且。。。。明台已经不记得你了,车祸中明台的大脑受到了损伤,造成了短暂的失忆更巧的是,明台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就是这一年多的记忆,换句话说明台忘了你王天风,你放心明台已经醒了,恢复的很好,所以你就不用再来关心明台了,既然当初你已经决定好了要推开他,就无法反悔,王天风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我们之间的情分上我连见都不会见你一面,还和你说这么多关于明台的情况,你回去吧,已经就不用联系了,你的钱你想拿走就拿走,不想拿走放我这理财也行,我也不亏每年还能赚点。”

王天风苦笑着说“失忆了。。。挺好的,至少忘掉我这个冷血的人,可是明楼你就让我见一见明台,我只想见一面好不好,就一面,明台是因为我受伤的我想看看他,我知道是我伤害了明台,明楼我这辈子没求过人,我求求你,让我看看明台好不好,就一面,哪怕就远远的见一面都行。”

王天风说罢膝盖弯曲作势要跪,明楼见王天风的动作迅速抓住王天风的双臂往上一抬。

“王天风你这是干什么!站好了,王天风你为什么要见他,你自己说的你爱的是崔明,你只是把他当做崔明而已,你现在这样要见他,现在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提条件!”

“我爱他。。。。。我。。爱明台,我爱的是明台,我不想他有事,我只想见他一面而已,我把他推开我是怕他以后会后悔,他那么好,我怎么可以拖累他,万一他有天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了,我。。。。没有理由把他留在身边,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将来先走的是我,明楼你知道吗!我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与其到那时还不如现在狠心一点让他离开我,哪怕让他狠我都好啊,明楼就让我见一面好不好。”

明楼看见早已泪流满面的王天风就好像看见当初崔明离世的那天王天风的样子,王天风他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二次在他面前这样,明楼知道王天风爱明台,当王天风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明楼的确是惊讶到了,惊讶他做的这个决定,现在想一想就知道王天风当初王天风让明台离开自己的时候说多么的煎熬,难受,明楼心中不禁感叹(王天风你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你去败在了爱上,罢了罢了,王天风我在帮你一次吧。)

明楼和明诚绕过王天风往病房的方向走去,明楼走了一段转过身看向王天风。

“愣这干嘛走啊,再不走我改主意了!”


——————————————————————

写不好,啧。。尽力了,随意看看吧。